竹韵秋小七

无数小墙头

【熊彭】闪光少年

又甜又苦我大天枢

浮絮:


趁着今天熊老师生日把之前删掉的这篇发出来当给自己存个档吧


时间线是熊老师领完新势力奖那天 看过的小伙伴无视就好x


生日快乐wuli熊老师 你一定会更好的w


ooc都是我的锅


勿上升×3




1.


他以为自己早该习惯聚光灯的刺眼,然而当舞台投射下来的光瞬间笼罩在他身上的时候,熊梓淇还是不可避免地眯了眯眼睛。


他微笑着接过奖杯,台下的粉丝在光芒中攒动,看不真切,那些杂乱起伏的呐喊声也听不真切,他只能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任由自己尽情地享受着这些虚无缥缈的荣耀。


鲜花和掌声太容易让人迷失了。


饶是玲珑如熊梓淇,也不免时刻警惕着以防自己陷入冠冕加身所带来巨大的满足感背后隐藏的漩涡中去。从他踏入这个行业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都会踩到陷阱的准备。


走下舞台其实是一种解脱。


熊梓淇轻轻呼出一口气,回头去望那个耀眼的舞台。


他曾见过光芒万丈的舞台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黑暗下来的场景,所以他明白他们这些人在享受着这一切的同时也在失去。


所以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你得到的并不比失去的多。


熊梓淇掂了掂手里不轻不重的奖杯,不由得笑了。


他现在更需要一个拥抱,熊梓淇想。


离开时他坐在穿梭在深圳街头灯红酒绿里的车上,层层夜色沁着凉风呼啸而过,熊梓淇迎着扑面“簌簌”而来的疾风,笑得肆意而张扬。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由更能让人感到愉悦的了。


谁都渴望自由,然而谁都不自由。


助理小姐姐坐在他旁边刷着微博,手机的光映在脸上,在车窗上投出模糊的影子,许是被他张扬的情绪所感染,她偏头看他一眼,也止不住笑了起来:“回去吃顿火锅奖励一下自己怎么样?”


熊梓淇慢悠悠地摇上车窗,把呼隆隆的风声隔在窗外,脸上酥麻的快感也开始慢慢散去,他还是笑着,只不过笑容淡了些:“可别,练了这么久一顿火锅回到解放前就得不偿失了。”


“哪有这么夸张?”助理小姐姐哭笑不得。


与其被他人决定自由的界限,不如选择自己困住自己。


熊梓淇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向来严于律己,对自己的要求在别人看来总是近乎于苛刻。


彭昱畅曾在两人一起训练期间,仗着自己领先起跑的优势,尝试过在他面前十分夸张地胡吃海喝,最后下场却是自己揉着撑成球的肚子埋怨他“是我小看熊老师了,熊老师可以的。”


他忍俊不禁,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明明自己才是被诱惑的那一个,怎么委屈地反而成了不怀好意搞恶作剧的小朋友。


想到彭昱畅,熊梓淇嘴角淡得能散进空气的笑容一下就变深了。


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对助理小姐姐说:“把刚拍的照片发我一下呗。”


助理小姐姐显然已经习惯了他的跳脱,开着4G把照片传过去以后,不免心疼了一番自己的流量,于是附带了一句吐槽:“诶不是我说,造型师是不是嫉妒你的大长腿?”


熊梓淇白她一眼,“我看是你嫉妒,我觉得我今儿这几身造型挺好的。”


“哦呵呵呵呵别安慰自己了,”助理小姐姐笑得乐不可支,“我知道你也很绝望,我懂的,心疼我们熊老师。”


熊梓淇被她笑得一个手抖,给彭昱畅发了张全身照过去。


他顿了顿,还是点了撤回,重新挑了张自己抱着奖杯的半身照,搭着一句“求表扬”发了过去。


助理小姐姐一个人在那乐了半天,想想还是补上了一句:“不过我们熊老师天生丽质,什么风格hold不住啊,瞧瞧这气场,简直要帅裂屏幕了好吗!”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熊梓淇还是慈悲地暂且搁下了换个助理的想法。



2.


回到酒店洗了个澡,好好把自己拾掇一番,舒舒服服地窝进被窝里刷了会儿微博,熊梓淇这才收到彭昱畅的回复。


彭彭:666


彭彭:熊老师简直6到飞起!


他眯着眼睛回过去一个戴墨镜的表情。


彭昱畅马上回了他一个做着拥抱姿势的小人。


熊梓淇看着那个黄黄绿绿的小人,嗯……有点傻……傻气里又透着可爱,越看越像彭昱畅本人。


熊梓淇:这个小人没有肌肉,一点也不像我们彭老师啊。


彭昱畅直接回了他一条语音让他感受:“小拳拳捶你胸口哦。”


熊梓淇在被窝里笑得直发抖。


他想彭昱畅这个人,怎么全身都是他的笑点呢?


熊梓淇:彭老师明天是不是有发布会呀?


“哇,熊老师不愧是熊老师,什么都知道,厉害了。”


熊梓淇:那你明天肯定要早起,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的。


“熊梓淇你这就过分了啊。”


……


他抱着手机笑着笑着,忽然觉得那些喧嚣的呐喊都随着呼啸的风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不知怎的就想到《刺客列传》里他们的结局,在见最后一面时,仲堃仪对着孟章那一跪三叩首。


熊梓淇至今也未能解透其意。


他觉得自己远远没有彭昱畅那样了解自己饰演的角色。


彭昱畅无疑是懂孟章的,熊梓淇却不懂仲堃仪。他看过不少粉丝们写的同人歌和视频,粉丝们都比他厉害,熊梓淇很是佩服这些粉丝,她们让他了解到自己未曾读懂过仲堃仪这个人的很多方面。


这实在是一个太难定义的角色,但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角色。


对于双子座的人来说,万事万物都要值得摸索才有意义,所以他对“方方土”总是因存着未尽的好奇心而念念不忘。


在他看来,仲堃仪虽于孟章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仲堃仪所能选择的范围,却远不止孟章一个。那三叩首里,拜的有没有对这份独一无二的愧疚,谁也无从得知。


他们最后的殊途终究殊在,君为君,臣非臣。



3.


熊梓淇在拍那场戏时,情绪受到剧情感染,剧外都不免有些郁郁寡欢。


彭昱畅大约是感受到了,在第二场导演喊了“cut”以后,马上从背后拉住了他的手。熊梓淇转过身就看到他的王上笑得特别灿烂,把摆在一旁的药杯递到他的面前说:“这毒药居然还挺好喝,熊老师你尝尝。”


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到庆幸。


——还好彭昱畅不是孟章啊。


那个年少的王,一生过得太苦了。而对熊梓淇来说独一无二的彭昱畅,就该是这样无忧无虑笑着的。


熊梓淇回忆起彭昱畅拉住他手时那个闪着光的笑容,忍不住替孟章想——如果当时孟章这样拉住了仲堃仪的手,说不定仲堃仪就不会走了。


……


谁知道呢。


他回完所有消息以后终于感受到困意袭来,于是关掉手机,更深地窝进被子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4.


兴许是睡前的回忆所扰,熊梓淇做了一个挺长的梦。


第二天醒来时梦的内容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能模糊地想起支离破碎的片段里一直有断断续续出现彭昱畅的身影。


事实上对于熊梓淇这种表面上不露声色,内里藏着太多心事的人来说,夜长梦多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最夸张的时候,他能把梦做成一部连续剧。


熊梓淇咕噜咕噜吐出漱口水,第一次觉得镜子里满嘴泡沫的自己有点傻。


对他来说这次的梦比较稀奇的一点是,从前永远都是天马行空群魔乱舞的梦境,这次居然从头到尾只出现了一个人。


——一定是被某人传染的。


熊梓淇一边想象着之前那人傻乎乎地举着牙刷,满嘴泡沫喊着自己名字的样子,一边伸手擦了擦镜子上的水汽。


然后莫名心情很好地哼起了歌。



5.


在他们拍摄刺客期间,有好长一段时间熊梓淇都是和彭昱畅住的同一间房。


彭昱畅一般都起得比他早,又总是到了刷牙的时候才想起来喊他起床。


所以记忆里彭昱畅好像总是在卫生间含着满嘴泡沫口齿不清地喊他的名字。


熊梓淇的睡眠其实很浅,只要察觉到有人起身的动静他就能清醒过来,但他就是不想起床。


每次都要赖到彭昱畅刷完了牙,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掀他的被子,嚷嚷着“熊梓淇你再不起床昊哥就要扣你工资了”的时候,熊梓淇才会装成一副被吵醒极度不耐烦的样子,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每当这种情况出现,那个小朋友就会带着一种强烈的心虚感,不管熊梓淇走到哪,他的眼神就会偷偷地跟到哪,无时无刻不在仔细观察着熊梓淇的气场变化,唯恐一个不注意就会造成火山爆发的局面。


一个人的注意力完完全全集中在你身上,实在是一件让人受用无比的事情。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彭昱畅。


“彭彭身上就是有种让人想欺负的魔力。”


——朱戬葛格如是说。


所以尽管熊梓淇有时候也会在彭昱畅真诚的注视下心虚地检讨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的问题,他还是接受了这个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继续这样下去的借口。


所以真的不是土太黑。


而是葱太白。



6.


熊梓淇撑上助理小姐姐递过来的伞,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明明早晨拉开窗帘窗外还是一片碧空如洗的景色,等到他即将与这个城市说再见的时候,天空却开始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熊梓淇不喜欢坐飞机,更不喜欢在下雨天坐飞机,就跟他不喜欢穿袜子一样。


然而袜子还是得穿,飞机也必须得坐。


人总是身不由己。


虽然气温并没有因为降雨而急转直下,但那股无孔不入的湿气已经开始虎视眈眈地蛰伏在他每一寸皮肤里了。


近来因为拍摄浪花而特地进行的魔鬼训练不是没有成效的,加上熊梓淇本身身为一个东北汉子,身体本来就倍儿好倍儿强壮,这点天气变化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他倒不是觉得冷,只是没由来地陷入了一种担心着寒冷即将来袭的不安。


所谓的“明枪易挡,暗箭难防”,绵里带刀大概就是南方天气的特性。


熊梓淇缩了缩脖子,心想自己果然还是没法习惯南方这样阴郁的天气。


“熊老师,是不是有点冷?”助理小姐姐看到他的动作,语带关切地问道。


“还好,不是很冷。”熊梓淇偏头看了眼身边的助理,这才注意到小姑娘就穿了件针织外套,“你穿得好薄,我去给你接杯热水暖暖胃吧。”


说罢起身去休息区的接水处给她接了杯温水回来。


“谢谢熊老师,我男朋友都没你这么体贴。”


她平时跟熊梓淇待在一起久了,难得认真夸他一句,熊梓淇于是打趣道:“哎哟,看来以后想听你夸我还得多给你接几杯热水喝。”


助理小姐姐被他逗笑了:“敢情我天天损你似的。”


熊梓淇笑而不语。


“熊老师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她突然转了话题,端着杯子在一片雾气里眨了眨眼睛,“虽然我没机会了,就当帮你的小迷妹们问问总可以吧?”


“你不会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吧?”


“不愧是我们熊老师。”助理小姐姐一下被戳穿真实意图,干脆直截了当交待了,“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你,她让我问问可不可以追你?”


“可能不行。”


“啊?熊老师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可能有在追的人。”


她看到眼前人嘴角的笑一下子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7.


熊梓淇最后还是没能赶上《闪光少女》发布会的直播。


虽然明天就是浪花剧组开放媒体探班的日子,他跟彭昱畅最迟也就明天就能见到面,但他还是没法否认自己迫切地想要见到彭昱畅的心情。


所以在接到彭昱畅的电话后,熊梓淇完全掩抑不住自己语气中的兴奋。


“熊老师捡到钱了这么开心?”彭昱畅忍不住笑他。


“可不是吗,深圳下雨都是下的金元宝。”熊梓淇摸摸自己的耳朵,有一点点热。


“我这边发布会刚结束没一会儿呢。”彭昱畅对他的瞎贫每次都是选择直接略过。


“我知道。”


“嗯?你刚刚有看我的直播吗?”


听出了彭昱畅语气里的意外,熊梓淇扬着嘴角委屈道:“我才刚进去,直播就结束了。”


“嗨呀,也没什么好看的。”彭昱畅听上去心情还不错,“还不就是那样,主持人叽里呱啦一大堆,然后大家一起玩玩游戏,媒体再问几个问题,发布会差不多就结束了……哦对了,我还唱了首歌。”


“什么歌呀?《月光诀》吗?”


彭昱畅又在那边咯咯咯地笑,熊梓淇完全能想象他眯着眼睛傻乐的模样,笑完又补了一句:“我还擂了大鼓呢!”


可能他自己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语气里带着那股炫耀与得意的小劲儿有多可爱吧。


“彭昱畅儿。”


熊梓淇忍不住叫住他。


“啊?”


“你是不是想我啦?”


“……啊?”彭昱畅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的耳朵都热了。”


“啊……那个……”彭昱畅估计在那边挠头,“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的耳朵热不热?”


“好像……有点……”


“跟我有关系。”


“……”彭昱畅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熊老师我这边有事先不说了啊,有什么话明天见面再说。”


“好。”熊梓淇忍住不笑。


他温柔地回了一句:“明天见。”


……


在所有的道别里,他最喜欢明天见。


不止因为可以约定未知的未来,还有——因为喜欢“明天”呀。


Fin.

评论

热度(42)

  1. 竹韵秋小七甜酒桂圆 转载了此文字
    又甜又苦我大天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