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韵秋小七

无数小墙头

云关_雪栈:




有人把36集的廷争重新演绎了一下,大家以为如何?


===============


作者:余慕生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4572608/answer/299936632
来源:知乎


================ 


长林王起身对着天子说:"老臣受先帝托孤重任,有些话只有老臣能对陛下说。本想等着陛下成年再说,可现在看来来不及了。"


天子说:"皇伯父请说"长林王说:"长林王府功高盖主,想必这殿上朝臣大多这样想。"


天子想要制止,长林王摆手。


长林王转过去面对朝臣继续说:"兵部侍郎齐大人,既然兵部还未对宁关之战做出合议,齐大人就想着如何指挥北境十八万部队如何作战了?小小的兵部侍郎,是谁给你的权力。"


长林王转过身来面对天子:"六部有司并未做出论断,陛下在宫中并未有任何旨意,为何这从内阁递上去的奏章已经堆积如山,陛下当深思武靖爷未曾入主东宫之前的大梁朝堂。臣受先帝托孤之重,绝不让朝堂重现党争之祸,兵部侍郎齐无伦,革职待查。其余诸人,还望陛下留意。"


齐侍郎失声的喊了:"荀大人。"


荀白水冷眼看了一下说:"带下去。"


天子说:"皇伯父指教的对,朝堂党争为先帝和皇祖父所深恶痛绝。朕记住了。"


荀白水深切的向陛下说:"难道就因为事关长林二公子,就不允许朝臣发言吗?"


荀白水对着长林王说:"老王爷,身为辅政大臣,我等都敬重,您罢免一个兵部侍郎,是他有错,但二公子可是抗旨逆君的大罪。您身为辅政大臣,不能不管不顾吧。否则何以平朝野议论?"


长林王面不改色说着:"既是党争,又岂是一个兵部侍郎能够挑起的,陛下的奏章都是内阁传递的,朝野汹汹的始作俑者是谁?荀大人不清楚吗?抗旨逆君,好大的罪名。荀大人身为首辅,亲自北境宣旨,也是煞费苦心。"


长林王咳嗽了几下。
荀白水说:"老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长林王哈哈一笑:"首辅大人非得让人把话说明白,太后前几日召见大量朝臣,以为本王不知道?六部有司都是陛下忠介之臣。"


长林王面对陛下说:"陛下,六部重臣都未曾做出论断,反倒是一些贪图富贵,想要飞黄腾达的下官,群情汹汹,这就是党争的开始啊。自武靖爷起,我大梁朝臣都是靠着实打实的功绩啊。臣不愿见到党争,所以陛下面前才没堆起另一座小山来。"


天子问飞盏说:"母后她,"
大统领回答道:"是,太后钧旨,禁军也拦不住。"
天义说:"后宫不得参政,莫说皇祖父开始,就是大梁立国以来,都没有这个规矩。"


荀白水诚惶诚恐说:"太后只是关心陛下,绝无参政之意啊,陛下,臣之所做,虽有不恰当之处,但是臣去北境宣旨,亲眼见怀化将军抗旨不遵,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啊。臣都是为了陛下啊,再者臣有千般不是,可怀化将军抗旨逆君,是他当庭认了的。"


长林王说:"荀大人,你口口声声说,抗旨,怀化将军抗的谁的旨?"


荀白水说:"自然是陛下的旨意,老王爷,陛下是先帝的太子,你还真想废了陛下,你九泉之下,怎么去见先帝啊。"


长林王对陛下说:"陛下,说是先帝托梦,便下了这道旨意。内阁首辅亲自北境宣旨,究竟为何啊?北境军报,大渝康王亲率二十万主力挥师南下,荀大人宣旨之时,大渝人已经兵临宁关,再一步就是大梁腹地,上次北境粮饷有失,大梁差点五洲之土,沦为膻腥。大家都忘了吗?"


天子:"这。"


荀白水说:"老王爷,难道你要说先帝的托梦不对,"


长林王说:"天家无私事,先帝与陛下的事也是大梁的事,天下的事。陛下在宫中就直接由内阁发旨意,这究竟是陛下的圣旨,还是内阁的意思?况且荀大人并未颁下圣旨,何来抗旨。"


荀白水:"他抗旨不接,还是本阁的错。"


天子说:"好了,此事容后再议。待朕清醒下。"


荀白水说:"陛下,老王爷今天罢免了齐大人,明天就是微臣,后天就是"


天子发怒说:"退朝,"太监正要说话,长林王说:"陛下,这朝不能退。"


天子:"皇伯父。"


长林王说:"陛下,若是今天退朝了,深宫之内,难免有人说,若不是陛下之前重建了皇家羽林,今天老臣就一定废了陛下。"


荀白水笑了:"老王爷终于说出实话了,陛下,要不是老臣未雨绸缪,撤换了皇家羽林,今天臣与陛下了就凶多吉少了。"


荀白水继续笑着对长林王说:"老王爷,不止皇家羽林,还有禁军,飞盏毕竟是荀家人。"


荀飞盏:"首辅大人,这里是朝堂,大梁的朝堂,你究竟想干什么?"
荀白水说:"我是陛下的亲娘舅,自然一切是为了陛下。"


荀白水说:"来人"
禁军冲入大殿,荀飞盏说:"你们想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的,"


禁军的副统领说:"我等奉内阁与太后钧旨,听荀首辅指派。"


长林王笑了说:"陛下,这还是陛下的禁军吗?"


六部重臣先后说:"首辅大人,您要干什么?怀化将军手握十八万长林精锐,尚且百人回京,您把禁军调入朝堂,这是谋反。"


天子说:"都给朕下去。"
禁军副统领说:"陛下年幼,首辅大人都是为了陛下好,若是人人都如怀化将军一般,陛下威严何在?"


兵部尚书说:"你口口声声说,怀化将军,抗旨,那你做的又是什么。退下去。"


荀白水这时候说:"长林王身受托孤,辜负先帝,先有怀化将军抗旨不遵,后有长林王预谋废除陛下。本首辅深受先帝知遇之恩,今当尽忠陛下,擒拿长林王。"


荀飞盏下殿,说:"你们谁敢前进一步,就是谋反,"


其他朝臣附和荀白水说:"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六部尚书说:"陛下,长林老王爷是武靖爷秦封的亲王,又是先帝长兄,还身受托孤之重。不可啊。"
荀白水:"还不动手。"
天子:"你们都给朕退下。"少年天子已经扔了御案前的奏章。


但是禁军甲兵已经入了大殿。荀飞盏已经拔出了剑。
荀白水说:"飞盏,你是我荀氏族人,不要做了他人的牺牲品。"
荀飞盏说:"先帝将陛下安危托付给我,"


长林王:"飞盏,你回来,保护好陛下,不要被兵刃所伤。"
萧平旌说:父王
荀飞盏:"老王爷。"
长林王说:"你们两个都去。本王就站在这里,看哪个敢绑我。"


六部尚书和忠义之臣这时候也站出来,:"你们要是真要作乱,就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禁军副统领说:"上,都给我抓起来。"


这下却无人动弹了。禁军再不前进一步。


禁军副统领转过身说"你们,你们,怎么回事,成王败寇"


禁军士兵跪下说"臣等世代为兵,世代受皇家恩遇,自然忠心陛下。老王爷是皇室宗族,刀兵执索岂能向老王爷。"


 


荀白水说着:"长林王他是武皇帝养子,养子。"


禁军士兵齐声道:"我等亦是蒙氏下吏,断不奉此不忠之令。"


礼部尚书站出来说:"荀大人,揣着明白装糊涂,老夫在礼部六十三年了,掌管皇家大典,武皇帝之所以收长林王为义子,那是因为长林王是祁王萧景禹的遗腹子。这点宁老王爷为宗室之首,必然清楚。"


天子说:"皇伯父。"
长林王说:"所以臣当年求无字牌位供奉王府,长林王府绝无不臣之心。"


荀白水颓然倒下,谁知道一向老好人的礼部尚书也会这般刚强。


长林王说:"将这副统领拿了,移交大理寺。"禁军退下。


荀白水笑着说:"错就错在,没调用两支羽林军。"


长林王转身向受了惊吓的皇帝说:"陛下,这皇位凶险,陛下一定要坐的稳。这是当初老臣不让重建羽林的原因,世代恩养,尽行散尽,新兵心中能装的下陛下吗?望陛下以后多在两营走动,厚加恩遇,京城重地比不得北境遥远。祸起萧墙便危及根本。这道圣旨是不是陛下下的,老臣也管不了,后来的事还得要陛下做主。"


陛下说:"皇伯父,凡事还得请皇伯父多教导啊,"


长林王说:"今天礼部尚书将陈芝麻的故事都翻了出来,臣亦油尽灯枯将近,陛下请听臣言,长林王世子是萧平章,永远是,若是陛下将来还念着长林王府,下一任长林王世子当是萧平章之子。


天子说:"皇伯父"


长林王继续说:"臣再做主一次,这朝堂之臣臣还要罢免一位。"


众大臣汹汹,说:"内阁首辅该罢黜了。"


长林王摆手说:"三品怀化将军,国丧期间,大动刀兵,即行革去将军之职,收长林帅印。长林帅印从此无权统领北境军队。"


长林王说:"陛下,颁旨吧。那帅印留给我做个陪葬。"


天子:"皇伯父。"


长林王:"萧平旌,领旨谢恩。"


萧平旌领旨谢恩后。长林王背影蹒跚,大梁朝堂昏暗不明,后吐血晕倒。


长林王府,长林王苏醒,上最后一道表,请求埋骨青州,长林帅印随葬。嘱咐萧平旌上琅琊山。


嘱咐飞盏说:"北境虽无战事了,北境各营主将不可轻换。勿让陛下发旨替换,北境若是裁军,也该轮番内守,不可一朝散尽。" 


长林府发丧,萧平旌与蒙浅雪扶棺青州。




琅琊阁上,蔺晨看着长长的纸张。这次的信息真长啊。


蔺九说:"老王爷似乎动用了京城的红袖招。"


蔺晨说:"没想到最终为江左盟做事的是当年剩余的红袖招。"


蔺晨继续说:"让他们散了吧,愿意上琅琊阁的上琅琊阁,他生前在江州也给他们留了点产业,自己选吧。"


蔺九说着:"江左盟是交给老王爷的,只是多年未曾启用,我们也未必联系的上。"。


蔺晨:"长林府将来的世子在琅琊山,他们会来的。"


蔺晨看完所有的信息,说着:"萧庭生,果然是生于忧患,师从高人。出手狠辣决绝。长林王府也算全身而退。"


蔺晨接着站起来看天际山谷,只可惜油尽灯枯,黎刚没办法,我也不是神仙啊。


蔺九说着:"长林王先是压灭了党争苗头,拉拢了六部重臣,再摆出后宫不得干政,狠狠削弱了无法无天的荀氏外戚。罢免齐无伦,让荀白水成了惊弓之鸟,逼的图穷匕首见,让内阁首辅与六部重臣彻底决裂。从此荀家在朝堂,即便天子有心,也只能中规中矩做官,挟全盛之势,又突然顿守,抱缺守全。削掉怀化将军之职,收回长林帅印,世子指定养子之后,更是让长林王府全身而退。果然师从高人。"


蔺晨:"九儿越来越会说话了,图穷匕首现,分明是黔驴技穷,竟然听了荀太后的,以为握有羽林禁军,就能左右京城。这并不是数人头的事。"


蔺九说:"是,仔细想想,老王爷要罢免内阁首辅,还是皇帝的亲娘舅,做到还是有很大困难的。只怕六部重臣也多有反对。只是老王爷突然发难,我们的荀首辅就乱了方寸。智商就和深宫妇人没有两样了。只是可惜长林世子早逝,人算不如天算。从此大梁朝堂更加波谲云诡。盼着萧元时能坐稳,就不会给外人可乘之机。"


蔺晨说着:"庭生去了,又高明的留下了一个均衡的朝堂,只是毕竟天子年少,世间再无江左梅郎。"


蔺晨远望说:"灵柩向青州,该到琅琊山附近了。"


蔺九说:"师父,要不要去看,"


蔺晨说:"我这把老骨头,去的话,怕是一起埋在青州梅岭了。"


蔺晨继续说:"连当年的小娃娃都逝去了,故人一个个都去了,蔺九也能挑起琅琊阁的大梁了。"


蔺晨在琅琊山上望去,看到萧庭生的灵柩向北而去。一个时代连最后的余晖都要散去了。 



评论

热度(45)

  1. 竹韵秋小七云关雪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