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韵秋小七

无数小墙头

「獒龙」传奇 - 完结篇/现实向

纪翌:

RPS都是AU。


终于完结啦。希望你能够喜欢。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


10.


2014年初的时候,“二王一马”的时代终于结束了。乒乓球队的老队长王励勤退役了,刘指导组织大家无记名投票选出新任队长。正处在两届奥运会的正当间,国内对乒乓球的关注有限,马指导作为新任的队长就安安静静地走马上任了。连篇当选队长的稿子都没有,马指导说,“非常荣幸,感谢教练队友的信任。”




刘指导也很满意,刘指导说,马指导是块当队长的好材料。马龙很安稳,安稳的就像他在团体比赛中一样——只要为团队出战,便永远不会输球。




张继科在票选中输给马龙三票。张继科看上去很轻松,一口咬定那三票里一定有一票方博,因为输了他两局英雄联盟怀恨在心,没有把票投给他,还有小胖,张继科掐着小胖的脸蛋说,你说,是不是因为上次我偷了你一个咸鸭蛋。于是一群二十五六的大男孩便在食堂里打打闹闹跑来跑去。




“你们懂什么”,张继科说,“一个球队里就得有一个队长,还得有一个长得帅的。就像那个那个《灌篮高手》,我就是湘北高中的流川枫。”




“我举报!”方博站起来,指着马龙说,“队长,他说你长的像赤木刚宪。”




“放屁!”张继科赶紧瞪着眼睛说,“龙仔是仙道,是仙道。”




事实证明,刘指导总是正确的。马龙脾气好,责任感强,又为人正正直直,认认真真,乒乓球队的一票小伙子们都服气他,也信任他。就连张继科有时搓起火来,马龙过去低声跟他说几句什么,没一会儿功夫,张继科那脸又喜笑颜开服服帖帖练球去了。挺好。刘指导想,这多好,要是当初选了张继科,队长天天被拎出来当反面典型,那多不好。




但是刘指导有时冷眼瞧着,张继科有时腻起马龙来,马龙也没办法。坐着的时候就像坨晒化了的橡皮泥一样摊在马龙身上,站着的时候歪七扭八地倚着他抱着他仿佛长在了马龙身上,吃饭的时候一边说话一边从马龙餐盘里夹几筷子土豆丝,全然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马龙似乎也惯着他,张继科爱在他身上倚着,他就撑着他,仍然笑笑地跟别人说话。




有次训练的时候张继科起晚了,穿着他那双蓝色运动鞋打着呵欠就来了,刘指导眼瞅着他那件上衣眼熟,领口上还绣着个小小的“龙”字。




“现在的年轻人。”刘指导跟女队的孔指导感叹道。




所以马龙和张继科在德国杜塞尔多夫碰上时,刘指导没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好好打,谁也别让谁。”




“就我这腰,我能让谁啊。”张继科自嘲道,“我再不好好打,球迷还不把我撕了。”




马龙没看他,柔柔软软地说,“我们要尊重一个战士。”




这话让张继科有些发愣,他看着马龙,马龙看着刘指导的眼睛。他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此刻马龙只有一个世界冠军,此刻他腰伤缠身饱受诟病,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们是打了硬仗才能一起站在这里的。他喜欢和马龙打球,当马龙站在他对面的时候,不管领先还是落后,因为马龙站在对面,他眼中都只能看到空中飞舞的球。




那场比赛打的紧张,男人之间互不服输的争斗,直打到第七局的10:10。世界变得格外清晰,掉落在球台上的汗水,他手中握着的拍子,拍子敲击在球上发出的声音,似乎没一个动作他都能看见,每一个声音他都能听见。




还有站在他对面的马龙。




所以当他赢了的时候,他扔了拍子,踢了挡板,似乎身体里积攒了一辈子的郁气就这么释放出来了。等他回过神来,马龙已经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他突然担心起来,他才发觉刚才那一瞬间,自己个儿的脑袋是空的。




张继科惴惴不安地拿着个杯子,挤到马龙面前,平常伶牙俐齿的张继科抓了抓脑袋,却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马龙眼睛晶晶亮亮地看着他,他便放心下来,他知道马龙在想什么,他也知道马龙没生气。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马龙说,“跟谁都不行。”




“喳。”张继科回答道,“臣遵旨。”




但是那时张指导还不知道,比赛结束后,刘指导拍拍马指导的肩让他不要太在意。




“没事儿。”马龙淡淡地笑了笑,“那是张继科呀。”




11.


然而2015年苏州世锦赛的时候,马指导仿佛把全世界的乒乓球粉丝都吓了一跳,压着身子抬着头接发球的时候眼睛坚定锐利的不似从前,拿下关键分后握着拳高声吼叫,俨然一只在天空中翱翔的小火龙。最后跳上案子那一下,让媒体们迅速分化成了两派,一派振臂高护着“多年媳妇儿熬成婆”,一派捶胸顿足“完蛋操,中国乒乓球队又出了个张继科”。




张继科颇不以为然,他想,马龙一直是龙,早就是龙。你们看不到,是因为你们瞎。




他喜欢马龙跳上乒乓球桌的时候——当然他确实为方博感到抱歉,马龙站在球台中央,整个体育馆都是黑暗的,只有他站在光明中间,所有的聚光灯都集中在他身上,他仿佛此刻是这世界上唯一的存在。张继科看着马龙叛逆地把两只手放在耳边要呼声,全场都喊着他的名字,马龙,马龙。




张继科着迷地看着,他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看见,马龙背上有一对翅膀,他就要飞起来了。




那一阵子张继科的腰伤见坏不见好,媒体啊,球迷啊,仍旧对他不太友善。但他似乎不太在意了,每天高高兴兴地训练,高高兴兴地挨训,高高兴兴地跟乒乓球队里的一群大小伙子们唠嗑。




又到了春天的时候,教练组该宣布里约奥运会的名额和资格了。时间仿佛回到了4年前,只是等待着的人颠倒了位置,马龙成绩稳定,毫无疑问地占据了一个位置,张继科就不一定了,中国的乒乓球运动残酷,一茬接一茬的,多少新人在后面虎视眈眈地盯着。




队里宣布前,刘指导喊张继科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张继科正在食堂跟马龙吃饭,他站起来就往外跑,跑了一半又扭头回来望望马龙,马龙跟他做个手势,“我在楼下等你。”




张继科走进刘指导办公室的时候,刘指导捧着他的大水杯,正站在窗子旁边向玻璃窗外望。4月的天气柳树刚拔了第一波新苗,嫩黄青绿的柳枝从窗户外飘过去又飘过来。张继科站在门口打了个报告,“刘指导,我来了。”




刘指导仍向窗外望着,跟他说,“我第一次看见你跟马龙的时候,你们俩在外面的跑道上跑步,肖指导就跟我说,张继科和马龙啊,兴许是新一代的双子星呢。那会儿你们还是小孩儿呢,也就这么高。”




刘指导手上比划着,扭过头来看着他,“继科啊,其实国家需要的不是双子星。一个人,两个人,对国家来说都一样,是谁对国家来说都一样。国家只需要能赢球的人,站在那儿能扛起担子的人。”




难得的刘指导没训他,张继科抬头看着刘指导。




刘指导又说,“你拿过大满贯,按照道理讲,比你更想拿这块牌子的人还有很多……”刘指导停在这里,便定定地看着他。




“如果单单是为了我自己的荣誉,也许有人比我更想拿这块牌子,但现在的我不只是为自己而战。如果国家信任我——您信任我,您让我站在哪里,我就守在哪里,一寸土都不会让。”张继科说的真诚,既不是平常的嬉皮笑脸,也不是没睡醒的下垂眼,他直直地看着刘指导,想了想,又补充道,“您说的对,两个人能一起扛起的担子,才叫双子星。”




刘指导便笑了,水杯放在桌子上,人也似乎轻松了一大截,仿佛他肩上也卸下了千斤的重担似的。他跟张继科说,“去吧。祝你在里约取得好成绩。”




张继科出来的时候马龙正在门口的那棵柳树下面等他,他乖巧地坐在马路牙子上,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办公室的门洞。见张继科从门洞里走出来,马龙便跳起来,跑到他身边,瞪着眼睛问他,“怎么样,怎么样?”




他不说话,对着马龙笑起来。




马龙便明白了,也对着他笑起来。马龙笑的很开心,张继科想,他笑的真好看,笑的像个孩子,好像在春风里绽开了一朵花儿似的。




12.


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前的一个月,各种关于奥运会的段子便层出不穷,铺天盖地的宣传仿佛这届奥运会就要开不下去了似的。有人去问张指导的父母,张指导的爸爸说,他给儿子发短信问里约奥运会怎么样,张指导回答,还行吧,挺特别的,别的奥运会好像不用运动员在公寓里自己牵电线挂浴帘子。




其实不挂浴帘子也行。张继科想,他去上厕所的时候赶上马龙洗澡,还能搭把手帮马龙搓个背。




运动员单纯,眼睛里只有眼前的比赛,环境差一点倒也察觉不出太多。唯一让张继科不太满意的是吃,这次跟着队伍去里约奥运会的是大力,大力做饭的水准跟马琳比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还不如刘指导半夜加餐给煮的泡面。然而加餐是加餐,平常的正经伙食还是得老老实实去食堂。




那天他们穿着队服,浩浩荡荡地一长排坐在食堂吃饭,刚好碰上中华台北队也来吃饭,台北队的庄智渊是熟面孔,过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寒暄几句。庄智渊就比刘指导小几岁,好几代国内运动员都碰过,刘指导笑了笑,跟庄智渊聊了几句。




马龙本来安安静静地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肉排,庄智渊不知跟刘指导说起了什么,喊了句他的名字。一贯温和礼貌的马龙连应都没应一声,当场冷了脸,端起盘子打菜去了。




可能是压力大。张继科想,也没说什么,仍然琢磨着自己的腰不大舒服,是不是该多贴块膏药。




等吃完饭,一队人又上了大巴,浩浩荡荡地去体育馆适应场地。张继科挑了马龙身边的位置坐下,坐下便开始闭目养神。车子走了一会儿,他听见坐在身后的许昕问马龙,“哥,你刚才咋不大高兴呢?”




“我不喜欢庄智渊。”马龙说。




“啊?为啥?”许昕问。张继科也觉得好奇,马龙为人内敛,鲜少就这么直勾勾地说出不喜欢某个人来,便闭着眼睛伸直了耳朵听许昕和马龙之间的对话。




“你没看前两天新闻上说吗?庄智渊说,继科现在状态不好,搞不好还没遇到他,继科就出局了。”马龙叹了口气,说,他又冷哼了一声,愤愤不平地补充道,“谁先出局还不一定呢。”




张继科不好意思说自己醒着,但也忍不住闭着眼睛勾着嘴角直乐。他的龙仔现在长大了,也是有仇必报的性子,张继科想。大巴颠了一下,张继科顺势就把脑袋歪在马龙的肩膀上,沉沉地压在那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奥运会毕竟是奥运会,偶然多,变数多,平时打起来顺风顺水的对手多少都会出些波澜,但总体上还算是有惊无险。张继科和塞姆索诺夫的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得知马龙战胜了水谷隼,进入了男单决赛。于是对萨姆索诺夫的这场半决赛,反而是张继科压力最大的一场半决赛。




几句都是萨姆索诺夫先拿到局点。他扭头看坐在教练席上的刘指导,他知道这比赛输不得,他赢了,他不仅给自己赢下个机会,他赢了,中国队才能提前把这块金牌收入囊中,他赢了,才能守住马龙面前的最后一块防线。他答应过刘指导的,两个人能一起扛起的担子,才叫双子星。




他突然想起伦敦奥运会前,那个时候,马龙温温柔柔地跟他说,“幸好是你去了,我们至少一定会有这块金牌。”




他便什么都不想了,他的身体都舒展开了,他拿着那只拍子挡在球桌前,一拍一拍地把比赛拿下来。


他什么都不想了,他连腰疼都不觉得,直到最后一板扣下来,他听见欢呼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然后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所有的声音都被他自己的喘气声挡在了外面。然后他开始察觉腰疼,丝丝拉拉地,沿着脊柱向上升。




然后有人在他旁边蹲了下来,他睁开眼睛,马龙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他低声抱怨着,“疼死了,疼死了。”




马龙笑着把一只手伸给他,“还打吗?”




他握住马龙的手把自己拉起来,他干脆地回答他,“打。”




13.


刘指导说,张继科和马龙打奥运会决赛他一点压力都没有。刘指导说,决赛那天上午,他们两个人自己背个小包就到体育馆训练去了。刘指导还说,马龙和张继科是这只球队的核心,这只球队的脊梁,他们两个人是这只球队的精气神。




他们那天很轻松,的确很轻松。他们赛前训练的时候一直在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他们似乎抬起头来,看见对方站在自己对面,都会笑出声来。




裁判通知运动员入场的时候,张继科从沙发上站起来,马龙跟他说,“你等一下。”




他有些惊讶地站在原处,看见马龙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马龙说,“你别弯腰了。”




他的鞋带散了,马龙蹲在地上,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帮他系起来。




马龙把鞋带系成个花,系完了以后把花儿露给他看,笑着看着他,仿佛邀功一样。马龙笑的张继科心都柔软了,他伸手去拨弄马龙的头发,把马龙被发蜡拢的一丝不苟的头发都拨乱了。然后张继科说,“我真高兴是你。”




马龙愣了一下,便回答他,“我也是。”




他们准备入场的时候,刘指导也是玩笑似的嘱咐了一句,“好好打,谁也别让谁。”




“我还没大满贯呢。”马龙回答。




张继科想了想,说,“我们要尊重一个战士。”




他是运动员,马龙也是运动员。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们是经历过怎么样的路途才一路战斗到了这里。他得尊重马龙,他得尊重一个战士,尊重他这么多年长长久久寂寞的付出和辛劳,尊重他为自己建立起来的世界第一的声望和口碑。




对一个战士最大的尊重,就是努力与之战斗。当他对面的这个人要登上顶峰的时候,他要让他以最为荣耀、最为敬佩、最为人称道的方式站在这世界上最高的地方。




因为他喜欢他。




他们从还是少年的时候就认识了,一路陪伴彼此从孩子变成了少年,又从少年变成了青年。




他们14岁的时候,他把一块刘指导的金牌挂在马龙脖子上,他说他是2016年的奥运会冠军。




他们16岁的时候,他躺在省队的床上,一打开电脑就满满地是马龙传来的训练视频。他站在黑暗中哭泣,听筒里只有马龙的声音,马龙说,“你还得在我前面拿奥运冠军呢,为了你自己。”




他们20岁的时候,他躺在马龙的腿上,他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马龙的脸,马龙认真看漫画的神色,阳光在马龙的脸上显得他那么温柔。




他们22岁的时候,他坐在乒乓球桌上,他笑着教皱着眉头的人儿说,“操你大爷的。”




他们24岁的时候,他把马龙抱在怀里,他的嘴唇贴着他的脖子,他不停地对他说,“我赢了。我是奥运冠军了。”




他们25岁的时候,马龙躺在他的肚子上数星星,他还记得那天的星星好亮,好亮。




他们26岁的时候,他说想退役了,马龙的手放在他纹身的那对翅膀上,马龙掉了眼泪,就好像他被张继科抛弃了一样。




然后他们28岁了,他们一起在这条极道上行走了这么多年,才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十几年,他们最青春年少热血沸腾的年纪都在对方身边度过。他们骨里缠着,命里绕着,中间像系着一根线一样,怎么也分不开,剪不断。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隔着一张球台站在世界的最顶端,只有他们两个。




他喜欢乒乓球,他喜欢马龙。




张继科想,为什么他以前都意识到这件事呢,为什么他以前都没有告诉过马龙这些事呢?大抵是因为在运动员的世界里喜欢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了,他们面前摆着荣耀,摆着信任,摆着支撑,摆着十几年如一日的相濡以沫。在他们陪伴着彼此走上最高峰之前,他们又有什么立场对对方说喜爱呢?但是他们现在有了,张继科想,好好地打完这场比赛,无论谁胜谁负,他都会告诉马龙的。




观众的欢呼声又响了起来,体育馆内的灯光都汇聚到了他们两个人身上。张继科看见马龙在他对面摆好了姿势,马龙已经准备好了,然后马龙对着他笑了一下。




张继科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马龙时的样子,那时他还是个小男孩,留着刺猬头,白白净净,腼腼腆腆,喜欢站在别人后面。但是现在他的龙仔头发被发蜡梳的整整齐齐,他握着拍子站在他的对面,就像握着他的武器一样。




他们变了吗?似乎是变了一点,但张继科总觉得,他们什么也没变。




张继科准备发球了,他把球高高地抛向了空中。








他是獒,他在地上跃。




他是龙,他在天上飞。




他们是传奇。




The End












————————


我是新粉,一路查着写着,谬误一定有很多,感谢大家指出,也感谢大家担待


本来是想写谈恋爱的,结果写到完结了才表露心声(骗人,明明就还没有表露.......


所以如果有时间的话,就补一个甜甜甜谈恋爱的番外,写点什么自己心痒难耐的小萌点什么的。


总而言之,感谢你看完了这篇横跨一个月的四发完结(好意思说......

评论

热度(1636)

  1. 竹韵秋小七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