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韵秋小七

无数小墙头

【刺客列传】零零碎碎的一些论点补充

榛果杏仁巧克力:

懒得想分点标题,就不分点了。










 


陵光的颓废,是他自己的选择,跟裘振没有半毛钱关系;陵光的振作,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跟公孙钤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执掌生杀大权的天璇的王,不是离了男人就活不了的言情女主。


↑这个论点我阐述过无数次了,但很明显除非非常明确地说出上面这句话,否则我就会被淹没在“寡妇论”里。


 


公孙钤的部分我在公孙分析里说过,陵光并没有一个由颓转兴的过程,国家危急,他就“兴”,无事发生,他就“颓”。


因为作为【王】,陵光具有绝对选择权。


举例:公孙钤建议他自己去遖宿走走。←你随便说,随便劝我。我不一定听。


陵光身为王的气度,是所有王中我最欣赏的,他野心太大,太聪明,战争敏锐度太高了。用得着别人劝吗?形势危急至厮,他抱着裘振的剑,自己归纳总结重点:“当真是本王负了天璇啊。”


他问公孙钤,我是不是得振作一下?公孙钤说:是。于是他振作了。是公孙钤【劝】他振作的吗?


你伤心的时候找人要建议,是想让别人给你建议吗?你不过就是想让他推你一把,他说的是你想听的,你就【选择】听,他说的不是,你立马闭嘴当没听见。


 


公孙钤太“直男”了。他王这种情感上的障碍,他看得到症结所在,可根本不会下药。感冒让你吃止疼片的医生,你病愈了,关他屁事。


 




 


裘振的部分比较有意思,我从上面那个论点里剥离出来,放到下面这个论点说。


 


西皮之间,全是误会。


(还有个副标题,自从我参透这个真理之后,看什么西皮这句话都会闯进我脑子里——来自 @凌歌我要脑冻片  的:良好的沟通是信任的基础(尾图)


 


 


裘光


 


同样也是《离恨苦》里说烂的东西,当年我口齿不清怨不得人,我重新说。


裘振对自己独活还成了死士这件事气儿非常不顺。(要是有别的将门出身的小伙伴趁机开几句嘲讽效果就更好了。)他过于生气,气到不愿意和陵光【沟通】。老实讲这种事也确实没法开口:[成了死士的生活好痛苦好无助,你是王你根本理解不了我,但是无所谓了反正我拿有用之身做你手中之剑即可,因为我爱你。]


陵光视角:他摆臭脸铁定是恨我抄没他家,跟他【沟通】是没用了,我赶紧寻思一下有什么办法能让他重振门楣。


裘振视角:为了成就你的大业,我愿意赴死。


(↑老实说假如沟通过的话,我觉得裘振这个思路没啥毛病,陵光派他出去不就是为天璇送死么)


陵光视角:不是我都能给你重振门楣了你死给我看,这么恨我至于吗?


 


陵光产生了一个论点:裘振用生命表达了对我开疆拓土草菅人命的不满。


陵光【选择】了心生愧疚,对天下放手。


跟裘振有什么关系?裘振设想的结局是这样的吗?并不是啊。


 


 


双白


 


双白的误解极其复杂,又极其简单。简单到啥程度?剧里一句台词就说完了。


“他难道是疑我不成?可这件事我要怎么说与王上知晓呢?收到来历不明的密信,这事若是王上说与我听,我多半也是不会信的。”


当时看到这句话,我脑子里的弹幕和大家都一样,不赘言。现在就提三个重点。


1.齐之侃觉得,蹇宾给他说这种事,他是不信的。


2.齐之侃觉得,他给蹇宾这么说,蹇宾是不信的。


↑这个想法实在没毛病。哪个心智健全的人能信一个臣子说这种鬼话?


3.蹇宾他妈的信了。


 


我重新说一遍上面那三句话。


1.假如蹇宾对齐之侃说这种事,齐之侃真的不会信吗?


2.蹇宾怎么就能出于[伟大的爱]居然就信了呢?


3.齐之侃觉得蹇宾不会信他,是不相信蹇宾爱他,还是过于肯定蹇宾的政治能力?


(↑这三个问题我一个都答不上来,散了吧。)


 


从齐之侃的这句话去看双白间最大的误解,就简单多了。


齐之侃没告诉蹇宾,他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因为父命这种事,蹇宾怎么会信呢?


蹇宾根本不知道齐之侃凭什么这么忠心耿耿的跟着他,他的理智让他一听见密信就否定齐之侃对政治的建议,而他的情感又一次次逼他重新给予齐之侃信任。


最后听闻齐之侃死在截水城下,他知道齐之侃真不是细作,于是说:是本王负了小齐。但他到死,也只知道齐之侃是真爱他,却不知道齐之侃为什么爱他。所以这怪得了他吗?他很无辜啊。


齐之侃的毛病在于:凭什么你自认为是为他好,就可以自作主张的回避感情,隐瞒事实?你考虑过另一方当事人的感受吗?他同意你这么做了吗?


蹇宾的毛病在于:不懂你就问啊,试探有用吗?拿捏人心有用吗?


 


良好的沟通,是信任的基础。


 


天枢君臣如是说。


 


 


 


 


 


 


齐之侃究竟是因为什么爱上的蹇宾?


因为大义。(感谢我这辈子都抽不到的大天狗对我理解双白做出的巨大贡献)


我本来想写个短篇讲这个故事,但是写不出来。所以就拿白话直接说了。这个论点,不一定是真的,但肯定是对的,而且能解释我面临的绝大多数双白令人费解的互动。


 


蹇宾对齐之侃他爹有恩,他爹要齐之侃以命报之,齐之侃很不服。


乐于助人的齐之侃本想等人伤好赶紧赶出山林,结果伤还没好透,人一个感动,告诉他:我是天玑侯世子。我有钱有权,我报答你。


报答个头。齐之侃非常害怕,但齐之侃又非常好奇。


能让爹说出“以命报之”这种鬼话的人,到底是有什么异于常人的优秀品质?


他在观察的过程中也对恩人放下了一些戒心,主动地(或被蹇宾的智商被动地)坦露了自己不凡的铸剑技巧。(←这是个能造出神兵的男人。)


蹇宾一方面觉得雾草好大一块肥肉怎能不吃,一方面觉得此人好单纯好不做作和侯府里那些妖艳贱货一点也不一样,于是开启套路模式狂刷齐之侃好感度。


送蹇宾回侯府的齐之侃现在处于这么个心境里:反正你啥都不知道,你要是说就此别过,那我就刚好后会无期。但你若非要我留下来……父命在身,我先留一会,万一你作恶多端我再跑路呗。


蹇宾瞅他一眼,施施然地说:“你随我进来。”


嗨呀好气!


给蹇宾当侍卫的日子里,齐之侃有更多观察蹇宾的机会。他于是点亮了蹇宾的几个他非常欣赏的品质:有计谋、有野心、有城府、聪明、赏罚有度、体恤民情,等等。


他总结出如下几点:



  1. 蹇宾有称霸天下的野心。


  2. 蹇宾有称霸天下的实力。


  3. 这个有雄心壮志的蹇宾好迷人,我喜欢。


  4. 喜欢到想辅佐他,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为他的事业献身。



喜欢逐渐变成爱,齐之侃再一次害怕了。“以命相报”,也不过是命而已。他身上,远有比命更值钱的东西,就是他铸造逆天神剑的手艺,而他甚至,想为蹇宾逆天。


他于是逃跑了,反正蹇宾也不知道自己于他有恩,跑掉了一切都还有回转余地。


蹇宾追上来,替他受了一剑,他绝望了。


但是齐之侃的核心动机没有变:为了蹇宾的雄图伟业,奉献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雄图伟业是最重要的,蹇宾对他的复杂情感这种阻碍雄图伟业的东西,必须扼杀在摇篮里。


 


讲完了。


*父命论可以解释的剧情



  1. 有实锤的解释了齐之侃因为什么而爱上蹇宾;


  2. 齐之侃的戏份为啥全是政事;


  3. 齐之侃为啥要用这种自毁般的方式爱蹇宾;


  4. 懒得想了。



 


 


 


 


 


 


出于刺列tag的更新速度&信息筛选难度,加上入圈萌新的选择性眼瞎&不愿动动指头往前稍微翻两页,我起码每周都能看见一篇洗白慕容离的文章,且表达方式出奇一致:“你们只知道心疼你家哥哥,但你哥哥死了跟阿离有什么直接关系吗?你们怎么不想想,阿离他国破家亡云云,他难道就不可怜吗?”


↑每次看到这种,我都吓得赶紧翻一遍自己的慕容分析,确保没说过这种鬼话。


 


我讲讲为啥要用洗白这种词。


出于一己私欲,我喜欢的这个“慕容离”,我一直把他当反派看待。作为反派的慕容,集狂帅酷霸跩于一身,帅气程度炸裂天幕,对我这种中二少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首先,咱们这个剧是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反派”的。可以说每方势力都有自己[正当]的理由,也可以说每方势力,都是反派。(欲望即原罪。)


但是慕容离既然担了诸多骂名,作为[绝对主角]被写在第一季的副标题上存在感却寥寥无几,我还不如干脆把他独立的拎出来,作为和所有其他势力对抗的反派,从一个反派迷妹的角度好好地呈现一下他的存在感。


(原因无他,和写《君临天下》的动机一样,反派论不一定是真的,但肯定是对的。)


 


作为一个反派,最重要的是什么?力量。让正义势力就算联合起来,也不过螳臂挡车的强大力量。(再问慕容离凭什么具有这种力量自杀)


剧里三国惨成什么样我无需多言,慕容的【力量】从中可见一斑。现在就有个有趣的事情,同是反派,为什么奥创灭霸那种就不会有人斗胆萌生出“你凭什么”的想法?很简单,他们的【强大】,你一眼就能看见。毁天灭地的力量伴随着配乐和3D特效呈现在你眼前,你的争执与辩解淹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反派不屑一顾地轻瞥脚下的蝼蚁,说:


 


“因为我可以。”


 


就这么简单。


慕容离他不需要卖惨,不需要逻辑严明的证据123条列出他行为的合理性,不需要解释他所作所为的动机,他可以这么做,他做了,而你只能闭嘴看着。


而他之所以经受了如此多的指责与谩骂,原因无他。他不是奥创,也不是灭霸。他是泽莫男爵。而人们对于【智力】这种力量远比对【武力】来的蔑视。好像他“看起来”并不强大,就必须有一个非常恰如其分的理由来洗白他的恶。


可是智力啊,才永远是最强大的力量。


 


*反派论可以解释的剧情


反派这种东西,有个通病:超自负,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叼,全世界都拿捏在自己股掌之中。所以公孙钤那么拙劣的假死技术,就是眼瞎,就是看不出来。


从古至今,永远有种生物比反派更强大→伪君子。


君临天下里我说我并不觉得慕容想要复国。事实上我觉得他总有一天会败在公孙钤的提线之下。毕竟公孙大人,才是真正站在力量顶点的人。


 


 


 


 


 


 


中场彩蛋,活跃一下气氛。


我上面举例的时候,一开始没想到泽莫男爵,想的是Loki。于是顺嘴说几个有毒脑洞:


执离:锤基


乾坤:周芷若x赵敏 (来自于 @大梦难觉  的论我个人对8对西皮的观感(乾坤) 这个比喻简直绝妙的令人发指)


钤离:史密斯夫妇


 


 


 


 


 


 


我上面说慕容离很厉害,但慕容的厉害,不过是处于人类智慧顶端的厉害而已。


凌驾于人类之上的,是神。


公孙钤是神。


 


老实说上面这五个字,我能给出的,只有一堆虚无缥缈的感觉。


首先他看起来就像神,他在剧中所做的每一件事,对局势操控之精准浑不似人类,此为表。


他无欲,(性欲的欲),我从被迫知道这一点就一直试图给他开车,如今回收站里的文档已有几摞高了。这种无性感是我产生想要称他为神的基本动因。


最后,他有神性。所谓神性,就是神身上所独有的那种为和己毫不相关的人类牺牲自我的精神。


一个文官为了天璇无将的死局自愿上战场。此为里。


 


慕容离是个凡人,仲堃仪更是。


而齐之侃也是神。这个剧里有实锤:战神。


战神的锤我一直记得,但从未深想过,直到 @锁匠  的【执离】寻常·雪景


“齐之侃既然能左右局势到这个地步。”


那场戏我看过那么多遍,怎么就没再多想呢。


E17 03:41 出使遖宿,仲堃仪找上公孙钤,提议一起去攻打遖宿。公孙说:


“但齐之侃不同,此人心思缜密,就算你我两国围攻,他也未必会惊慌失措,反而可能将你我两国拖入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说到这,两个人都感到极其蛋疼,同时端起了茶杯,赶紧喝了两口。


这说明啥?战神,不是一般的能打仗。他是【战神】啊,是以一己之力,可以掀起狂风巨浪。也就是说,只要天时地利人和能稍微有点啥,在这个武力决定一切的世界里,他想让谁赢,谁基本就能赢。


为啥是战神还能输?因为齐之侃的神性不完整。公孙钤内心优先度顶端的,是天璇百姓;齐之侃内心优先度最高的,是蹇宾。被深陷泥潭的蹇宾拴在手里,战神也得陨落。


 


 


 


 


 


 


蹇宾:比惨,孟章你还是一边凉快去吧。


一遍剧过去,第一反应最惨的基本该是孟章吧,我都懒得举例,看判词:和顺为皮,隐忍是骨,可怜筹谋归尘土。


蹇宾现身说法:你走。你面上看着惨,和仲堃仪怼三大世家没少爽吧?本王表面风光,朝臣见我皆两股战战,但我说话顶用吗?


 


蹇宾这个论点,其实还没成型。我手边有了这么个论点,本打算过一遍剧看看能不能被证实/证伪,结果过到13集,不就崩溃了嘛,崩溃到爬去新圈。所以我就只说说我的猜测,若有有识之士感兴趣,可以自己再深入挖掘。


蹇宾实际掌握的权力,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狂妄。如果说天枢朝堂做主是五五开,天玑连四六都没有。国师代表的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他不仅在朝中有自己这一派的势力,还有“天意”这个掌控百姓舆论的超强bug。蹇宾根本不信神,他跟孟章思路差不多,对内试图从国师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对外试图吞并天下。


(老实说眼瞅着国师玩命受贿作死,又看见仲孟两人自己坏了事结果崔琳苦兮兮跑来求和,不禁觉得孟章也太幸福)


但是蹇宾糟心在哪?仲堃仪的来路、志向、计划,孟章门清。齐之侃…蹇宾知道个啥?第一次听见密信的事,多半:雾草,连我都查不到来源的来路不明的密信!你究竟是何方势力所图为何!


他难以对抗自己的敌人,他不能相信自己的队友。


就蹇宾这处境。早被灭早消停吧。


 


 


 


 


 


 


对于仲堃仪这个人,很久很久以前, @凌歌我要脑冻片  写了篇对天枢君臣的分析 (名字太长我懒得打)


说仲堃仪的核心特质,是求生欲。


当时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但前阵子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


如果活下来是最重要的事,那假如当初孟章同意了他不归降遖宿而是正面赢敌,他该当何如?


问题的答案我后来发现她很早之前就说过了,但她说的太隐晦,我想直白地再说一次。


不是不能死,只是一定要死的有足够价值。


(人懒,直接复制当初对话了)


我觉得他并不是为了活着可以不顾一切。(当然首先他有很多这种不顾一切的锤,比如一身武艺,半夜杀刺客等等。这是因为:还没到我该死的时候)


因为人固有一死。他就是“贪生怕死”,躲在犄角旮旯里活到一百岁,也是要死的。


但是他没躲,正相反,他站到了最容易死亡的第一线,还竭力试图挣命出来。


也就是说:死,可以。但是必须死的极有价值,青史留名。就算不为名不为利,也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三个字是比喻)。


如果死的好处不够,那绝对绝对不能死。够了,便赴死吧。


 


写到这种东西,总是要出现对比的嘛。还是先上结论,再碎碎念,方便跳过。


齐之侃:为了吾王大业,今天死也是死,明年死也是死,反正总归是要死的,死亡细节我并不在意。


由于我起初是觉得齐之侃和我看过的忠犬受小说人设极其相似才入的双白,所以尽管后来磕齐蹇磕的飞起,也没影响我拿忠犬受经典桥段去反推齐之侃做事动机。(←忠犬受这仨字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性格形容词)


那些小说里一直有我理解不了的一个梗。无数的将军、堂主、侍卫、死士,为了完成某个人的命令、或保护那个人的安危,毫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那么你生命的价值……从何处体现呢?


齐之侃真是和仲堃仪完全不同的人。


 


 


 


 


 


 


天璇杰出的爱国主义教育。


 


裘振的核心特质:爱国。


我认为,裘振之所以狠得下心杀他心中是个明君的啟昆,跟陵光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不过钧天已经攻到陵水畔了,而那是他的祖国。


裘振受到的爱国主义教育分为两部分。


一是他作为将门之后,铁定从小学习“强身健体、勤读兵法、开疆拓土、报效祖国”这种政治正确的价值观;再者,作为特务人员,要常年忍耐思乡之苦,非常容易滋生爱国情结。


 


↑这跟天璇普遍教育水平有啥关系?


一个裘振只是个例。


可公孙钤爱国情怀也一点不弱于他啊。


这个国家真是非常厉害,除了核心价值观有点扭曲(极端武力崇拜)之外,实在是各国君王学习的典范。



评论

热度(59)

  1. 竹韵秋小七榛果杏仁巧克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