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韵秋小七

无数小墙头

【仲孟】不速之客

云梦泽:






【仲孟】不速之客




仲堃仪进入书房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到孟章已经坐在了书案旁,微微侧着身子,专注地盯着摊开的书册,偶尔抬首望着虚无出神。


仲堃仪没有理会,径直从书案上取了那本书,离开书房前回头看了一眼,孟章还在出神,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轻轻勾起了唇角。阳光从窗口直射进去,空气中的尘埃衬得孟章很不真实。


非鬼非神,非魂非魄,这是前天枢王孟章出现在仲堃仪书房的第七日。




先王崩逝已逾七年,仲堃仪夺回天枢后为他重修了帝王陵。现如今天枢王还是个稚子,下朝后跟着太傅学习,也颇为勤勉用功,小小年纪已有贤君的风范。小王上即位后不久便封了仲堃仪做丞相,赐了新的丞相府,仲堃仪却说自己住惯了原来的宅子,请王上将新府赐给了战功显赫的高将军。


 


仲堃仪日前刚过完而立的生辰,仲府的诞辰宴来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官员,很多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宴上觥筹交错,仲堃仪喝了不少酒,散席时已经微醺,迷迷糊糊间进了书房,也不知怎的躺在书房的软塌上睡了过去,这一醉睡去了他大半天,幸好恰逢休沐,他醒来后索性也不着急起来。先王的身影就是从那日开始出现的。




第一日。




刚开始还只是一抹绿色,并不分辨得清那是什么。仲堃仪以为自己尚未醒酒,径直出门问管家要了一碗醒酒汤。


 


第二日。


 


仲府的下人说在书房见到鬼了,飘忽无形,只能见一抹绿影,大约能看出是个人形。仲堃仪听到了,与那说闲话的下人说道了一番。


 


第三日。


 


仲堃仪与天枢王议事至戌时,回府后管家说又有下人在书房看到鬼影了,问他是否要做个法事。仲堃仪思索了一番,说不必了。


 


第四日。


 


进入书房,仲堃仪与那抹绿影交错而过。那影子能见到个颇为清晰的轮廓,却看不清面貌。仲堃仪觉得有些熟悉。


 


第五日。


 


下朝得早,仲堃仪回府后径直去了书房。这次那绿影未离开,而是坐在书案前,面貌模糊,但足以让仲堃仪辨识出那便是先王孟章了。他坐在休憩的软榻上盯着他许久,看着他最终从书案前站起,拂了拂衣袖走向门口,在出门的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六日。


 


绿影的面貌终于清晰可见,确是先王孟章,仲堃仪突然意识到,先王的身影在做的每一个动作都不过是在重复八年前的场景,彼时孟章扶着他的肩说“爱卿于我是独一无二的”。那日孟章未时入府,戌时出府,待了一下午,大半时间他都坐在他的身侧,看着案上的均天地图与他商讨各国趋势,仲大人那时还只有个通事属的官职,他的王却对他寄予厚望。


 


第七日。


 


知道那“鬼”是孟章后,仲堃仪便不愿待书房了。在卧房看完那本书,仲堃仪觉得无趣极了,犹疑片刻后又去了书房。


孟章还是他离开时那般安静地坐在书案边,仲堃仪心血来潮,坐到了案前。“孟章”看着太清楚了,仿佛是个实体,连睫毛都丝丝分明可见。意识到这点时,仲堃仪才恍觉自己与孟章已对视良久。


原来那时,王上竟是在看我吗?


有了这个心思,仲堃仪顿时觉得有趣了起来。他干脆托手撑着头,专注地观察起孟章来。


孟章有时会俯首看向桌案,大抵是在看当年置于案上地图,但更多时候他看的,都是仲堃仪。偶尔孟章会搭几句话,但只能见他的口开合,听不到任何声音。仲堃仪尝试着回忆了一下,惊奇地发现一切都历历在目,孟章说了什么话孟章做了什么事,他都记得,只是那时他未抬头,看不见孟章眼中的自己。




王上为什么要看我呢?


 


第八日。


 


仲堃仪盯着孟章已经一个时辰了。


撑着头的右手感到了一阵酸麻,他晃了晃手调整了一下姿势,再次侧首时正巧撞上孟章的眼神,孟章蓦地收回了视线,低头不知看着什么。仲堃仪心头一颤,有一个从来不敢想的念头在心里渐渐发芽。他皱了皱眉细细打量起了孟章,孟章微颤的睫毛,孟章轻抿的嘴角,孟章发红的耳尖,孟章闪躲的目光……他像是被一道惊雷吓到,猛地站起了身夺门而出。


 


第九日。


 


仲堃仪又坐在了这里,身边孟章的面貌开始模糊了起来。


仲堃仪知道了先王的秘密,背德的,不伦的,会被天下人所耻笑的秘密。他的王上堪堪十六岁,爱上了他一手提拔的臣子。


八年前,他在这间臣子的书房坐了四个时辰,趁着臣子低头专注于地图时偷偷看他,有次与臣子四目相接,他一瞬间慌了神,急急忙忙收回了爱慕的目光,臣子未发现什么,他暗自庆幸,又有一点莫名的失望。


仲堃仪思来想去,仍未想明白。


 


王上为什么会倾心于我?


 


第十日。


 


孟章看着仲堃仪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仲堃仪伸手去碰触他含情的眉眼,却仿佛是将手没入水中打散了水中皓月,孟章的身影一时晕了开去,仲堃仪倏忽收手,绿影却不像水中月般还有重圆的那刻,仲堃仪瞠目而视,直到绿影款款而去。


 


第十一日。


 


孟章没有再出现。


仲堃仪站在书房的中央,午后的阳光无法给他带去一点点的温暖,他身上的热度随着孟章一同溜走了。他的身体发着颤,仿佛周身有乌云笼罩,及目处昏暗一片。


“王上?”他轻轻唤了一声,没有人回应,安静得像是进了一个虚空之境。




仲堃仪第一次尝到了那种滋味——无能为力。




他发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背德的,不伦的,会被天下人所耻笑的秘密。他三十而立,爱上了七年前殡天的先王。


 


我为什么会倾心孟章呢?


 


这个问题,同“王上为什么会倾心于我?”一样不可解。


 


本来这世间的情情爱爱,都叫人难以捉摸。




-完-

评论

热度(207)

  1. 七只影云梦泽 转载了此文字